事后第三天才匆忙赶回家中

2017-10-14 10:11

余赶紧把丹丹叫过来问,刚开始不敢说,后来反复问,她就说了有,她也被老师侵犯过。

在连续逼问了3天之后,女儿才向她的妈妈透露,她被柯于备性侵过多次。四年级的隔壁是一个储放物品的器材室,她的第一次就发生在那里。他(柯于备)要小孩脱裤子,开始不肯,但那是老师,她害怕,后来威胁她,就脱了。柯于珍复述。

当天晚上回家,在给菲菲擦洗药剂的过程中,奶奶说孙女又透出一个秘密:她说我姐姐(丹丹)也被老师叫去了的。

闻讯火速赶回家的父亲柯于兵,在见到女儿和侄女后追问了更多的细节。据两个女孩回忆,性侵始发于今年五六月份,当时女儿还在读学前班,侄女读一年级。

11月14日,柯于珍在当地两名校长的陪同下,去武汉市儿童医院为女儿做了检查。病历显示为外阴发炎、外阴部望处女膜尚存,不完整、不能全闭合等。

柯于兵复述他追问的细节。我问女儿,老师做了什么,女儿说老师把尿尿的东西叫她用嘴巴含,又让她把裤子脱掉。我问有没有把尿尿的东西放里面去,她说放了,当时感觉很痛。后来老师给了她5毛钱,还有一个写字本。(和丹丹)两个人都是一样的。

柯于兵从女儿处得知,她一共被侵犯过两次。另一次也在柯于备的宿舍,那次给了她1元钱。而丹丹则有多次。

两个女孩就读的下畈小学,在村头一条小河的岸边。女儿读一年级,侄女读二年级。柯于兵在洋港镇下畈村二组的家,离阳新县城还有60公里。

他的女儿娜娜12岁,现在镇上一家完全小学读五年级,而从去年9月到今年6月,她在下畈小学读四年级时,涉案的柯于备恰是她的语文老师。

女儿菲菲6岁,侄女丹丹6岁半36岁的柯于兵是这个家庭的父亲,5年前弟弟因病去世后,侄女就一直寄养在他家,跟着爷爷奶奶。柯于兵夫妇则常年在浙江温州打工,事后第三天才匆忙赶回家中。

女儿说,有一天早晨,两个人去学校很早,当时学校还没什么人。柯于备住在学校里,先是把丹丹叫到他的宿舍,后来又把菲菲叫进去了。

与柯于兵同村、另一个女孩的父亲柯于珍,也是在警察家访后才知晓女儿的秘密,在外地打工的他随后赶回老家。

当晚,爷爷柯美财就给洋港派出所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们,我们家还有一个。

在妇儿医院,余说她曾要求医生写个证明,但医生听说是要拿到派出所去,就没有写,说让派出所自己来开。这次检查,余只花10元钱挂了个号,没有买病历。

次日一大早,余合意带孙女菲菲来到阳新县城,在县妇儿医院做了一次检查。医生说,孙女的那个地方里面发炎了。余说检查后,医生开了两瓶利夫康洗剂。该药外包装功能主治标示,主要用于外阴炎、阴道炎等症状。

柯于珍说事后他才知道,早在女儿读四年级时,就有同学知道她和老师的事,老师经常叫她去,那时她也不敢回来说。

警察提到的老师叫柯于备,是孙女所在小学的代课老师。11月6日被警察抓走,案由是涉嫌性侵学校一名10岁的女生。说是被抓后又供出了我孙女。余合意和老伴当晚顿感不祥。

洋港镇派出所民警的突然到访是11月11日晚。奶奶余合意回忆,民警到来后找孙女菲菲,问了一通话。然后把她和老伴柯美财叫到一处,说孙女在学校,被老师摸过屁股,叫我们第二天带她去县医院做个检查。